喵酱!

我永远爱着lustsans(捂心口表情包)
作为一个画手沉迷于写文(巨懒)
我想做手书。
我超雷sf。看到会死的,真的会死的哦。

暖暖女儿生日快乐

摸个自己搭的儿子

【HL】害羞

“嘿,早上好,甜心。”

horror艰难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灿烂笑着的脸。

“笑的真蠢。”

“我知道你喜欢,别扭的小甜心。早上想吃什么?”lust并没有在意他的奚落,跟horror交往了之后,感觉一切的事物都美好起来了。

他身边的所有都是梦幻的。

“随便,能吃就行。”熟悉的回答。

“我可以理解为‘只要是我做的都好吃’吗?”

笑容的弧度更大了。

阳光有点晃眼,horror觉得这个笑有点过于好看了。

但是他才不会说出来。

“随你怎么想。”horror把自己撑起来,眯着眼盯着lust。

他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这个小骷髅真好看,有种天生就混在夜店里的成熟魅惑,但是在他自己面前却表现的如此可爱,只在他面前的可爱样子。

只给他看。

horror忽然对他的小东西伸出手。

一个大大的拥抱。

“今天格外主动呢?”lust对对方突然的动作稍微诧异,使他不自觉瑟缩了一下,在horror的怀里不知所措。

horror抱的有点太温柔了。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甜心?”

“安静点...你刚刚洗完澡?味道很好闻。”

lust觉得脖子一热。horror轻轻闻了闻他的脖颈。

“欸...是啊。”

糟。lust觉得自己的脸烫的像个火炉。他不是一个容易害羞的人,但是在horror面前,他总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有时候horror做的事情,有些太让他心动了。

lust轻轻往他的怀抱里缩了缩。

他想,要是这个时间能一直持续下去就好了。

但是,lust知道horror不是一个温情的骨子,他等着horror把他放开。可是过了很久,horror仍然没有松手。

“。。甜心?我觉得差不多该吃点东西了。”lust试探了一下,他的甜心一向脾气不太好,但,他连horror这一点都爱的深沉。

“你饿了吗?”

lust觉得自己应该重新洗个澡了。

他的声音低沉又有磁性...在自己耳边说话的气息轻轻打在耳边,真是——太让人着迷了。

“有,大概有点。”lust听见自己说。

天知道他怎么说出来的。

“冰箱里应该还有之前你做剩下的三明治...热一热吧。”

“好的...”lust轻轻叹了口气。他的恋人总是这样,对吃的从来不挑剔,有什么吃什么,他的兄弟也是一样。

“嗯。。。我想想,柜子里应该还有番茄酱,我稍微去拿一下。”

lust轻轻推开他,离开他的怀抱,准备去做早餐,顺便煎个鸡蛋和火腿,营养的补充是必要了,哪怕他的恋人经常不领情。

“你搞什么。”horror忽然拉住了lust将要离开的手臂。

太纤细了——horror在心里偷偷想着。想狠狠握住摁在地上。

他才不会说出来。

“?欸”lust愣住了,他仔细思考自己是哪里做错了。

“让我抱。”

在lust愣神的瞬间,自己已经被拉回了怀抱。

“???——?!”

lust觉得自己要爆炸了。

他的怀里太暖和了。还有他喜欢的各种气息,番茄酱的味道,床单被子的阳光味道,沐浴露的味道。。。

lust感觉要哭出来了。

“你不是饿了吗。”horror突然问到“去做饭啊。”

“这个样子怎么...”lust声音有点颤抖“啊啊...”

冲击太大了啊。

“?你什么意思”horror有点不满。

怎么?还不让碰了。

“不不,总感觉,太...”话说一半又停了下来。

“啊?”horror把他转过来,面向自己,毫无温柔可言的捧起lust的脸跟自己对视。

从双手传来的温度过高了。这温度不同寻常啊。

horror第一反应:

“你感冒了?”

“欸?不...”

“那我去做饭。”

“啊?啊?不用...,不用的”

第二波冲击再度击倒了lust。

他的甜心今天怎么如此温柔?这种突然的心动,太犯规了啊,lust恨不得钻到床上疯狂的翻滚蹦来蹦去然后抱着枕头来个巨大的kiss。

“你就在床上躺着吧。”horror把他像抱小孩子一样放到了床上。“看你好像烧的都站不稳了。让你做饭怕炸了厨房。”

lust坐在床上,呆呆的看他离开的背影。

此时他的大脑就像接受了太多情绪正在在抗议,混乱一片即将当机。

要死了。

下午去买点心脏药片吧。

不不不骷髅好像没有心脏。

正在lust胡思乱想的时候,厨房里传来了一阵巨大的爆炸声。

混合着咒骂。

然后他看见自己的甜心匆忙的走进来,把他摁在床上然后好好的盖好了被子。

“。。。我忽然想吃快餐了。你好好躺着,等会我给你带吃的回来,别去厨房。”

自知发生了什么的lust乖乖的不说话。



——————————————————————

?这个结局有点过于沙雕了吧

我想吃粮想吃的要死了。只能自割肉。

(敲饭碗)施舍点吃的吧。

【HL】人.刀.丿.扌

*意识流

*现代设定(比较方便)

*ooc属于我

*配合纯音乐lost食用

*垃圾

*lust会不会太好哄了(?)

*几乎都是对话

OK的话

——————————————————

sweet  sweet  trash


我失去他了。


我还是不能忘记他流着眼泪却无话可说,默默看着我的样子。

我知道他想说些什么。我看到他的嘴轻轻颤抖着,但只是发出了几个无意义的字音。

(...)

(.... ....)

你还想站多久?


雨已经完全把我们打湿了,他好像也不知道。

lust...

“我不知道,”


我听见他说: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的声音已经哑的不成样子。

“我明明还记得”

“昨天你还说,新开的那家咖啡店味道很好。”

“我们本来应该还在有空调的房间里面,喝着热的咖啡...或者番茄酱,听着我们喜欢的乐队,出的新专辑。”


“我不想哭的” “我原本不想哭的”

“我也想过现在这个结果”

“但是我果然还是接受不了。”


我。

心里好像有什么在压着我一样。

沉闷。

烦躁。

雨打在我的身上,积成水洼,降低了我灵魂的温度。


“为什么已经没有关系了”


?

“我真是。”


他留下这句话,就留下我走了。

我没有说一句话,哪怕一句。

他很好哄...也许只要我一句话。

lust?

他那么爱我,我只要伸手,就能把他拽回来。

我看着他的背影。和对街的暖光交映着,晃乱了眼,模糊的不真实。


horror?......

我忽然抬手,抚上眼眶

除了雨水,什么都没有。


“sweet sweet trash”


我最讨厌的歌又响起了。

【调大音量】

【闭上眼睛】

【想象我们还在一起】


——————————————————————

第一天。


“我,我,。。”

沉默了几秒


“我——,哈。”

“我失去他了。”“这是没有他的第一天。”

“一切都在照常运行,只是没有他了。”


“早上,我没有吃早餐,因为他没有叫我,所以...我几乎睡到了中午。”

“啧...其实已经睡到了下午。”“然后我喝了点番茄酱,冰箱里面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得去买点东西。”

“这些事情应该lust来做的,有的时候我也跟他一起,但是,现在我得自己做。”

“我穿衣服准备出门的时候,才发现我的衣服已经被淋湿了,还没有被烤干。”“所以我在衣柜里找到了他以前跟我做的一套卫衣,当时我还说”


“这种东西谁会穿啊。”

“但是他也只是笑了笑,然后毫不在意的又粘在了我身上。”

“然后我出门,准备去最近的店铺,结果我关上门,才发现我没有带钥匙。”


“钥匙平常都是他带着,有时候他也忘记了,我就敲他的头,看着他捂着头抱歉的看着我,我就有点意外的小开心。”

“我之后去了商店,拿了很多很多番茄酱,店员认识我,送给我了一个小蛋糕。”

“我说,我不吃这种恶心的东西,结果那个女人说”


“lust应该喜欢吃这些,你可以给他带回去。”

“我当时不知道说什么,但是我还是把小蛋糕拿着了。然后,她给我了一个微笑,可我觉得那个微笑无比的刺眼。”

“于是我赶紧让她结账,却发现没有带够钱。”

“我对金钱和数字不敏感,一向都是lust来付钱,他很会说话,很多时候都只用付一半的钱...”


“然后,不知怎的,我恼火了,我把那些东西都扔在了地上,跑出了那家店子。”

“我在街上漫无目的行走,我没有注意到我又被雨淋透了。”“那种感觉很奇怪,我并没有感觉冷,但是我的灵魂深处,从内而外的,渗透出了一股冷意。”


你懂那种感觉吗?


“又在下雨,最近总是在下雨。”“我听见路上的一个穿黄色外套的小孩说着” “雨给我一种好悲伤的感觉啊,妈妈。”

“我愣在原地,紧盯着那个小孩,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情,但是他被吓哭了。”


悲伤。


“我觉得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他”


无底的悲伤。


“一直都是他在付出。”


哪里都不想去了。


“他为我做了很多,真的很多很多。”


公园的长椅,都比那张床要温暖。


“别扭的爱。”


“我发现我一直在想他,反复的读着他的名字。”

“lust,L、U、S、T,LUST,这样读。”

“我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当雨水落进了我的眼眶,打散了我的魔法之后,我才惊觉”


这算什么?

我身边的一切骤然清晰起来。

这算什么?

他走了,他走了?

这算什么?

混蛋。吃//屎的混蛋。


“我的行动永远超过我的思想。半个小时之后,我找到了他,lust,我没想到他在跟别人一起住。”“这算什么?”

“我把他揪了出来,他看到我,那不可置信的眼神,我最讨厌的眼神,我暗自决定以后再也不会让他,至少是对我,不会露出这种眼神。”

“你这是什么打扮?你不会打伞吗?你看上去就像是在在泥地里滚过了一样。他这样说。”

“为什么他看上去出奇的冷静?我无言的看着他的脸,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就像疯了一样,用特别大的力气抱紧了他,任由他挣扎。”

“他的力气不大,说是很小也不为过,我抱着他,感觉好极了,有一种抓住了什么的错觉。”


你为什么要来找我?

我,

我他——妈的!

“我他//妈的!!我——!”

我在他耳边低吼,他明显被吓到了,我能感觉到他的僵直。

“我...”


我抱着他的力度更大了,像是要把他嵌进我的身体一样。


“我想你...”


第一天的分手。

在他回抱我的时候结束了。


我听见他说:

“我也是。”


end。


是情头!
他们真好!
服装是自己的爱好
姿势有参考

【HL】病态①

*HL向
*horror原衫友情注意
*大概是各au骨子跑进原衫世界的世界观
*多多指教
*永远离不开酒吧
——————————————————————————
一切都是从那次被兄弟拉去服装店的那一刻开始了。

他在这一边,看着透明玻璃的那一边,一个穿着暴露的,和他自己极其相似的骷髅慌慌张张但又认真的挑选各种不堪入目的情趣服装,他居然愣神了。

想要他,想要夺走他。

这么说...你喜欢他?
不,我不喜欢他。

在某一天,在离心上人不远的地方,一座酒吧欢迎着各种怪物或人类的到来。
现在正是下午,喝茶的好时间,而有一些怪物,比如骷髅,钟爱着番茄酱。
“真的?其实我觉得你对他的感情有点像捕猎...”
“你就是喜欢他,heh。”坐在对面一脸慵懒的骷髅焊在沙发里,窗外的阳光温柔的撒在他身上,虽是冬天,却不寒冷。
这真是个睡觉的好时机啊,他想着,于是他就诚实的闭上眼睛打盹儿,像是再也睁不开一样。
但是horror确实感受到了视线。
“你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吗?”蓝色骷髅用一只手轻轻撑着头,稍微把眼睛睁开,眯成了一条缝。
“这跟我对他的感觉有什么关系?”
“他是在红灯区混的,只要给钱什么都干的婊子。”
他意外的直截了当的说了出来。
horror确确实实感受到了,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情绪似乎有点波动。
“怎么?hehheh”骷髅终于睁开的半边的眼睛,嘲笑对面像吃了意面一样的脸色。“感觉怎么样?这消息足够劲爆吧?你一定是喜欢上了那个骷髅~”
“sans...你想尝一些头狗吗?...”horror似乎有点不爽。
“heh,不了,谢谢你的款待。”sans重新闭上了眼睛,丝毫不在意牙缝里洒出的番茄酱滴落在衣领上。“你也知道,你爱上的那个人...是被别人,不,很多人上过的...”
“但是...不过只要你不在意~”sans站起身,把桌上放着的十几瓶番茄酱全部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但是我也不觉得你完全不在意,heh。”
“好吧好吧...你快滚,别再继续烦我...”horror不耐烦的搔了搔后脑勺,手指一下一下敲打着桌面。
“well,究竟是谁叫我出来的?”sans耸耸肩,但还是乖乖的离开了。他已经习惯了horror这样,这是他的性格。

爱他,吗。
门上的铃铛在sans开关门的时候晃了晃,却没有发出声音。
坏了吗?

horror坐在原地,他的耳孔觉得周围的一切都是嘈杂而又模糊的,只有他看着那个骷髅的时候,他的心,他的灵魂才会静下来。
他呆望着桌子上剩余的几瓶番茄酱和酒。
忽然,他突发奇想,把番茄酱和一瓶蓝色酒水倒在了一起。
horror趴在桌子上,看着透明玻璃杯里的颜色混合,交融,沉淀,跳了一出美丽的古典舞。
最后,变出了漂亮的紫色啊。

horror觉得自己有哪点不对劲了。
他想去那条街看看。
——————————————————————————
圣诞节要来了。
lust跪坐在沙发上朝外面的世界看去。
正是夜晚,却并不黑暗。
那些闪亮的彩灯和煤油灯被悬挂在路的两边,五彩斑斓,很漂亮。最繁华的街道中间被放了一颗巨大的圣诞树——它没什么特别的,只是比较大而已。最应该在意的应该是那些礼物,大大小小的礼物盒被悬挂在树上或者堆在树下。看起来很有诱惑力但是很遗憾里面现在还是空的。
在圣诞节,也就是明天的早上,自然会有人把它们填满。
lust所在的酒馆人不多,进店消费的客人更是少。幸亏有“服务生”去拉客,不然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这间根本不起眼的小店面。
“你为什么不去拉客?”
“我怕冷 ~你也知道...我们骷髅没有肉也没毛...”
lust是这么说的,这个借口屡试不爽。所以理所当然的,他的工资减少了五分之一。
“活着真他妈累啊——不是吗?虽然我也许只是懒。”lust从沙发上下来,端起一旁的不知为谁而泡好的咖啡,轻轻叹了口气,窝在了那充满玫瑰香水的紫色皮沙发里。
“但是我很开心——至少这里有暖气,还有免费的食物。”
接着,一缕冷风侵入进来,几乎把lust全身的骨头都抚摸了一遍一样——他打了个冷战。
我应该把窗子关紧的。lust懊悔着,不情愿的再度爬起来去关窗,而他却又被外面的景色吸引了。
  雪越来越大了,凛冽的风把它们带到了所有死去的物体上,覆盖,分解,以绝美的方式吃掉了它们。

他忽然想去外面看一看。
——————————————————
“lust,你应该知道,只要你出了店门,你的工资将会少巫分之二。”
不出所料的遭到了老板的反对,lust也不执着,随便笑笑就敷衍了事。
“well,我只是出来倒杯水喝...”随意的扯了个理由,lust转身就想往回走,毕竟外面的脂粉气味他还是不怎么习惯,他还是喜欢天生的雄性荷尔蒙。
他好累啊。

“lust,有位先生指名要骷髅为他服务,没问题吧?”
“......”
“快点去172套房,换上你那性感的情趣内衣。”
“好吧...好吧,我马上去。”

                                                             待续

[HL]错过

*请配合that girl食用
*很短,写的什么东西
*甜的
————————————————————
我一直说不。
这不该是我们的结果。
一定有办法让我们重新来过。
。。。
“我不知道要怎么跟他说。”
“他说了不让他知道。”
“但是他的情况不乐观...以现在来看。”
“随病人的意愿看。”
一切,都先放下吧。
————————————————————
他在瀑布。
他最喜欢的,回音花下埋的泥土。
他看着他的箱子掉进土里面,但是却无能为力。
“你,还好吗?”
我不好。
气氛太压抑了。瀑布都黑乎乎的。这里的水都变得冰凉了,我感觉很冷。
“horror,我可以给你拿条围巾。”
“我现在不需要。”
以后也不会需要了。
他打着黑伞,瀑布的水滴一下一下滴在伞面上,像一只手在捶打他的灵魂。
疼死了。
horror把伞插在了土里。为那个墓碑。遮风挡雨。
太冷了。
他感到自己全身都在颤抖。
——————————————————
“我们明天可以~去Grillby的酒吧吃点东西吗?”
“你总是喜欢吃那些奇怪的食品。”
horror毫不客气的揍了一拳下去,看着他捂住头不好意思的笑,他的心里充满了奇妙的快乐情绪。
是温热的。
“hei!甜心!喜欢这个吗?”那个骷髅傻笑着,眼睛幸福的眯成一条缝。horror看着那条充满少女心的围巾,再次使劲敲了他的头。
“谁会喜欢这种东西!?”
他笑笑。
“那我再给你做一条?”
“随你便。”
“亲爱的!我!”
“什么?我现在很忙。”
“没什么事啦——只是想叫叫你。”
“你想死吗?”

他好高兴。
——————————————————————
“你为什么哭?”
horror从地下仓库里把他逮出来。他一动不动,像是虚脱了一样。
“没死就说两句话。”
“好...呃,我可没死~heh”
“回答我的问题。”
“我能不回答吗?”
horror看着他的眼睛,忽然说不出话来。
他是真的不想告诉我。
“随你。”
horror走了。
他在雪地上,沉默的看着那个骷髅离去的背影。
他趴在地上,像死了一样。慢慢的,白色覆盖了他。
这样也好。
这样也是一种幸福。
——————————————————————

这是一个房间。
“他”睁开眼睛。
是白色的房间。
这是他的第二感受。
感觉轻飘飘的。
“他”想朝周围看,他发现自己的头动不了。他想使劲,却完全没有一点力气。
我怎么了?
“他”忽然惊恐起来。
咔哒一声。
“他”听见一个人进来了。
“你最好不要动——我很抱歉。”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她为什么要道歉?
“他”觉得莫名其妙。
“你的情况不好,我们正在努力——但是,你知道的,这种东西,不是我们能决定的。”那个女人的声音带上了一点哭腔。“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听得见——但是求求你,睁开眼睛。”
睁开眼睛?
我在哪?
————————————————————
“事到如今,我必须让你知道了。”
“他——可能不会再回到这个地方了。”

雪地里,可爱温馨的小木屋。外面的世界很嘈杂,似乎天天都是圣诞节,这座小木屋,就是圣诞老人的家——
一个孩子路过,指着这座小屋说着。
“你们来我家就是他妈的想对我说这个?”
“我很抱歉——你看上去像是他的恋人。”
“那又怎样?”
“你不去看看他?”
“我现在很忙。”
horror把那个医生踹出了大门,吓到了外面的一个男孩。接着另一个男孩突然出现抱住了他轻轻拍着他的背。
没事没事,已经没事了。
horror想起曾经好像也有这么一幕。
谁知道呢。
也许只是不想面对而已。
————————————————————
“他不能说话了。”
“我已经尽力了。”
“他的灵魂已经千疮百孔。”
“他没有时间了。”
horror看见了,他的灵魂剧烈的颤抖着。床上的他没有一点反应。
他一定很疼。
但是我只能站在这里。
“你不进去看看?站在门外不累吗?”
“不。”
他转身离开。
horror没有看见门内的紫色突然亮了一下。
“他在干什么?”
“也许只是想确认一下那个心爱的人在不在吧。”
——————————————————————————
两个月后。瀑布。
回音花开满了这个地方。
蓝色的海洋中,他的墓碑就在那里。
“我他妈的爱你!”
“...?”
“我说我该死的爱你!!”
“嘿嘿——你在说什么呢?”
“醒过来。求你了。”
horror抱着他的墓碑。
“我也爱你——比世界上任何人都爱。”
他低声喃喃。
他再也不会听到了。

[HL向]dream③

*hl向注意
*明明是主cp出现率却少
*配合歌曲dream食用
*越来越垃圾注意
*不要在意papyrus去哪了
*节奏贼慢了
*这预警打了跟没打一样
————————————————————
“so,你当时真的看见他的锁骨了?”
horror窝在绿沙发里,满头大汗嘴角向下瞥着,骨指不自觉的敲击沙发面料,虽然并不会发出任何的响声。
这一切都反映了,他现在真的很紧张。
他用魔法接过sans递过来的一杯咖啡,却并没有喝它的意思,咖啡漂浮在半空中,和他的骨指一起静止下来。
“yep...我看见了。但那能说明什么?”
“能说明的东西多着呢。”sans嗤笑了一声,为horror打开了电视,那里面正在播放一场夜总会比赛。
“oh,这可不是什么好节目。”sans调皮的眨了眨眼“这个节目总是会时不时的在我家的电视里蹦出来——尽管我不想它那样。”
“unh。随他的便。”horror像是下定了什么奇怪的决心一样,转头以一种极其敷衍的态度盯着电视屏幕,sans也识趣的不再追问。
“哇,那个怪物欧派真大。”
“嗯哼。”
“这个身材看起来真不错?”
“ye。”
“我感觉到你在敷衍。”
“的确。”
......
“性感吗?”
????!!
horror顿时窜了起来,随身携带的大腿骨猛的敲击在地上,把sans吓的眼眶一黑。
ye....heh,性感,的确很性感。那锁骨,泛着果冻一样的紫——就像那些小孩子经常吃的软软布丁一样美味。
horror发誓他当时真的当机了——当那个小骷髅用那种眼神看着他的时候——horror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没有了。
——all I see is beauty。
“是,他真的很性感。”
。。。
“呃...你是说那个浑身肌肉的马怪物吗?”
horror听到sans的一句疑惑。
“你他妈的原来在说那个该死的夜总会比赛???”
“????”
你原来他妈的在讲什么?
————————————————————————
“lust,你还好吗?”
“ummmm——我还好。”lust挠了挠脑袋,艰难的从满是碎玻璃渣的地板上爬起来,那个奇怪的怪物——揪了我的衣服停了几秒之后就把我摔了下来顺带还打破了Grillby的一瓶酒。
“sans带着他离开了,这些东西我来收拾吧。你去休息一下看看有没有哪里受了伤。员工房间里有冰箱,里面有一些食物,你可以吃了回复HP。”Grillby难得的说了那么多的话,接着蹲了下来准备去收拾地上的狼藉。
“我,我很抱歉。”lust看上去有些不安,嘴角甚至都已看不出来笑。“这些都是我的错...才第一天就给你添麻烦...”
“不,不是你的错”Grillby抬起头看了一眼lust
“你们都没有错。”
“我不明白...”lust挠了挠头表示疑惑“难不成他喜欢我?”
“pufffff”
两个怪物不约而同的发出了笑声,让气氛轻松了许多。
“怎么看都是来找茬的吧。”
“也是。”
————————————————————————
————————————————————————
“他应该去道个歉,我是说horror。”
“hei,别开玩笑,让他去道歉还不如直接卸骨请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精辟”
还好horror出去站岗没有听到这些皮孩子的讨论,以他只要打不死就往死里打的性格,这些开开心心坐在沙发上的怪物不知道死多少遍了。
“孩子们,还记得你们来这应该做什么吗?”sans试探性的问了一下,他可不希望一大群吵吵闹闹的孩子在他的沙发上蹦来蹦去还不付维修费用的。
“当然记得!”“是的sans!”“我们可不像你一样懒!”
......bad kid。
“ummmm,现在的情况,你们几个也应该都明白。”sans清清他根本不存在的喉咙“horror,是的就是你说的那个帅骷髅,他恋爱了。”
“?????”
“?!??”
“我觉得我的脑袋有点不舒服.”坐在中间的小怪物装模作样的按太阳穴,作出一副深沉状“这消息太惊人了。”
“是的,我知道你们不相信——但是事实就是这样。”
“真的?你说horror?”
“是谁是谁?喔天哪我真是迫不及待想知道,虽然我现在看上去也许很失态。”
“嗯...”sans低头思考了一会儿,接着不确定的说道“他是那么说的,对方也是个骷髅,但是horror见到他的时候却直接冲了上去,就像要打架一样。”
“是要交配吗?”
???
“嗯,两个都是骷髅的话,生孩子也不用担心生殖隔离吧?”
?!!!
“hei,你们都想到哪去了,在这之前应该先做love!”
sans黑了眼眶。
你们他妈的是在哪里学到这些东西的??
“他们现在还在恋爱...呃也许只是单向。对方或许还不认识horror。”sans连忙解释,这些孩子真是要了骷髅的老命。
三个小怪物立马弹了起来,沙发HP-1。
“我们可以帮忙!那个‘对方’是谁?”
“是骷髅的话,我们的老师或许认识!”
“对,或许可以问问他,他对所有的骷髅怪物基本都认识!”
“——那你们的老师是谁?”sans感到不太妙,那方面知识如此丰厚的孩子的老师究竟是什么样的,sans感到恶寒爬上了他的脊背。
“他叫lustsans!”
“他超好看!”
“还很性感。”
——————————————————————
1——我有时间应该要去那个老师的家看看。
2——远处的horror还沉浸在睡梦中。
3——这次,我看到他的脸了。

[HL向]dream②

*新手丢人系列
*多多关照
在关门的清脆响声中,伴随着一阵轻轻的脚步声,horror终于不耐烦了。
“sans!还没有好吗?别只顾着调——”horror猛的抬起头用不是很友善的目光朝柜台瞪过去。
然后他愣住了。敲击桌面的手指顿时停了下来,堪堪静止在半空中,就像它的主人失去意识了一样,在几秒后才尴尬的放了下来。
他看到了。
虽然不知道那个骷髅的脸——但是就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跟捕食时的感觉不一样,这种感觉,就像是在梦中。即使horror已经很久没有做过梦了。
他听到了。
那个骷髅的声音。跟想象中不一样,粘粘的,却意外的不是很讨厌。
他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盯着那个服务生了多久。直到对方不安的看过来。
“hei,horror,怎么了?”sans也注意到了,他走进horror,朝他投去了询问的目光。“你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猎物一样,我猜对了吗?heh。”
“滚开...”horror勉强的从牙缝里吐出几个字眼。
“hei,怎么了?那个服务生怎么了吗?”sans疑惑的眯了眯半边的眼眶,盯着horror缓慢的起身朝那个矮骷髅走过去,sans注意到他的脚步堪称虚浮。
“horror 如果你和他有什么过节——”
“别他妈的管我。”
留下一句咒骂,horror快步走到了那个在Grillby身旁不安的端着盘子的小骷髅。
“你是谁?”horror反应过来时,他的手已经拽上了对方的领子,他们的眼神相对了。
oh shit。
他的眼睛怎么这么好看。
——————————————————————
——————————————————————
lust发誓他绝对对这件服务生制服产生了大胆的想法。
在更衣室,也可以说是仓库的小房间里,他被要求穿上这件在他眼里看来是情趣服装的制服。
“well,它看起来可真是色情。”lust不慌不忙的脱下他的皮裤和夜店小王子的上衣与外套,他盯着自己的身体,观赏了一番,随后夸赞了一下
“这身体真是不错。”
lust拿起那条黑裤子,抖了抖,竟然是不过膝的短裤,真是令骨兴奋。
然后他艰难的套了上去,因为他总是时不时的产生奇怪的臆想,这在某些时候也是一种困扰。
还好上衣很正常,配了一根细细的黑色缎带束住领口,当然也可以做装饰。lust表示很不错。
“lust——出来招呼客人。”
喔,看来他在衣服的事情上耽误了太多时间。lust赶紧照了照镜子粗略整理了一下仪容对自己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之后便轻轻推开房间门走了出来。
他挪到Grillby的旁边,朝对方笑了笑,然后成功得到了后者的一份赞美。
“你看起来不错。”
lust笑的眯起了眼眶。
“heh,你也是,帅气的老板。”
无意义的调侃让他的紧张打消了许多,lust想这一定是份好混的工作。之前的工作太过于辛苦,他需要放松。
然后lust就感受到了什么异样的视线朝他投了过来。
他再度紧张起来,寻找着那个视线。他可不希望又有什么烦人的事情令他困扰了。
他看到了一个脑洞大开的,和他自己长得有点像的矮骷髅。
“这是什么鬼情况...”lust自言自语了一下,朝那个眼神不善的骷髅投去了疑惑的目光。
“well,那个和老板关系不错的骷髅也注意到了。他们是情侣吗?”lust自嘲似的笑了笑,碎碎念着,自顾自端起放在自己面前的食物盘子,准备去送餐。似乎丝毫没有注意到来人。
“你是谁?”
lust听见了一声不算友善的询问。
他的领子被揪了起来。
他的领带乱掉了。
他感觉不太好。

涂的lust表情包
2p略黄注意